铜丝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铜丝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有关于石田三成轶事有哪些石田三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发布时间:2021-01-07 17:25:55 阅读: 来源:铜丝网厂家

有关于石田三成轶事有哪些 石田三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人物简记

自应仁元年(公元1467年)的应仁之乱爆发以后,足利幕府的威望一落千丈,地方大名纷纷互相征伐,日本进入百余年的战国时代。永禄十一年(公元1568年),织田信长拥立足利义昭上洛就任征夷大将军,并且逐渐控制近畿全土,成为名副其实的天下霸主。日本在织田信长“天下布武”的印章下逐步走向统一,但是在日本即将完成统一的天正十年(公元1582年),织田信长突然于京都本能寺被重臣明智光秀所弑。织田信长的另一位重臣羽柴秀吉得知信长死讯后迅速率军转往京都方向,于山崎之战中战胜明智光秀,锁定胜局。为信长报仇的羽柴秀吉成为了信长事业的继承者,一步步登上“天下人”的宝座。天正十三年(公元1585年),羽柴秀吉受天皇赐“丰臣”姓,改名为丰臣秀吉,并就任关白一职,创立丰臣政权,成为日本的实际统治者。

庆长三年(公元1598年),随着太阁丰臣秀吉的过世,日本再次濒临天下分裂的内战边缘。丰臣秀吉临终前嘱托五大老五奉行效忠于丰臣家的继承人——6岁的丰臣秀赖,但是作为拥有关东250万石领地的实力派大老德川家康并不满足于担当丰臣家的朝臣。此时,只有另一位大老前田利家才有制衡德川家康的威望和实力。庆长四年(公元1599年),前田利家也过世了。德川家康成为了丰臣政权的首辅大老,从此有恃无恐,独断专横。他私自改动一些大名的领地石高,未经丰臣家许可而同其他大名家进行政治联姻,扶植亲信,拉拢姻亲,做出众多违反太阁遗训的举动。家康的一系列举动在丰臣家重臣石田三成的眼里如同叛变的前奏。于是石田三成不断策划除去德川家康,以保丰臣家安泰,而德川家康更是千方百计想要挑起战事,扫除所有反对自己的势力。稍有觉悟的人都明白,决定天下归属的大决战正在一步步逼近。

德川家康夺取天下的重要契机,正是丰臣家长久以来的派阀之争。以内政工作获得提拔的吏僚派看不起在战场上厮杀的莽夫;武功派更是看不惯在后方指手画脚的书生。吏僚派以石田三成和小西行长等人为代表,武功派以福岛正则和加藤清正等人为代表,两派向来不和,而文禄·庆长之役更是加深了两派之间的矛盾。丰臣秀吉和前田利家在世的时候都极力调和两派之间的矛盾,但是随着这两位重量级人物的相继过世,再也没人能够阻止两派之间的矛盾走向白热化。德川家康非常乐意看到丰臣家的内部矛盾不断尖锐化,于是利用加封领地、政治联姻等手段竭力拉拢武功派大名。家康打算借武功派之手消灭吏僚派,从而达到削弱丰臣家实力的目的。

就在如此复杂的历史背景下,充满尔虞我诈的关原之战拉开了序幕。德川家康认为石田三成的人缘不好,威望不足,无法对自己构成威胁,但是正好可以利用石田三成的起兵将反家康派的大名全部拉上战场,从而一劳永逸地全部予以歼灭。西军与东军在正式开战以前就展开了尔虞我诈的谋略战。话说当时的石田三成和德川家康都自称是丰臣家的忠臣,而互相指责对方为心怀鬼胎的逆贼。双方为了获得更多大名支持,都高举丰臣家的旗帜,以获得所谓正义的大义名分。由于双方都自称为丰臣家臣,讲述起来实在难以区分。所谓“西军”与“东军”的称谓都是后人为了便于区分所追加。以石田三成为主体的联合军称为西军;以德川家康为总大将的联合军称为东军。西军名义上的总大将是身份更为显赫的大老毛利辉元,所以石田三成只能称为西军灵魂人物,但是实质上统揽全局的总大将应是石田三成。

话说上杉景胜为了引起德川家康的注意,在会津领内修筑城池、铺路架桥、召集浪人、整顿军备。德川家康对此非常不满,认为上杉加强军备的背后有谋反的阴谋,随即修书命上杉上洛做出解释。但是上杉家重臣直江兼续在回信中对家康的责问予以逐条反驳,认为根本没必要上洛解释,在信末更是对德川父子做出了挑衅。德川家康收到上杉家的回信以后勃然大怒,但是家康内心却是暗自窃喜,他终于能够以此为口实发动一场划分天下的决战。

德川家康以上杉景胜拒绝上洛为由,于庆长5年(公元1600年)6月16日(旧历),率军离开大坂前往会津讨伐上杉景胜。7月2日,家康进入关东根据地江户城,对征伐会津进行详细的策划。家康离开大坂后,石田三成发出众多密函,拉拢志同道合的大名,并成功地拉拢大老毛利辉元和宇喜多秀家加入西军,推举毛利辉元为西军总大将,并且承诺打败家康以后拥立毛利辉元为丰臣家首辅大臣。众多反对家康派的大名纷纷加入西军阵营。石田三成聚集了超过10万人的兵力,在7月17日于大坂正式向德川家康宣战,并以三奉行的名义向德川家康发出弹劾状,列举家康违反太阁遗训的累累罪状。

7月19日,宇喜多秀家、小早川秀秋、岛津义弘等人 率领4万西军包围东军1800人驻守的伏见城,打响了关原之战的第一枪。7月20日,小野木重胜率1万5千西军包围细川幽斋500人驻守的田边城。在如此悬殊的兵力对比下,伏见城久攻不下,直到石田三成亲自督战,西军才于8月1日攻破伏见城;而田边城之战更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围城战,直到关原之战结束的前几天,9月13日,细川幽斋才在朝廷的居中斡旋下开城。8月5日,在石田三成要求留守清洲城的福岛家臣大崎玄蕃开城投降遭拒后,转攻伊势。西军在德川家康离开近畿的大好时机,并未展开积极的前线攻势,而是悠闲地在后方进行清理工作,扫除近畿的东军据点。

会津。7月24日,驻军小山的家康收到伏见城守将鸟居元忠的急件,得知石田三成起兵一事,西军已经开始攻打伏见城。7月25日,家康召集众随征大名举行评定,宣布石田三成起兵的情报。家康声言自己鞠躬尽瘁辅佐丰臣家,怎奈奸臣石田三成时常在少主面前进谗。他做出一副为了顾全众大名妻儿生命,不惜牺牲自己的仁义模样,表示如果东军诸将有意回到大坂投效西军,家康绝不予以阻拦。结果这些大名都表示愿意跟随家康,共同铲除奸臣石田三成。此次对东军影响深刻的评定史称“小山评定”。在这次会议上,家康成功的将这些丰臣系大名玩弄于股掌之间,最终达到收买人心的目的。

美浓赤坂,布阵于冈山,与屯兵大垣城的石田三成形成对峙。之前家康的策反工作获得了较大成果,吉川广家代表毛利辉元派遣使者前来表明毛利家不战的立场,小早川秀秋也表示愿意担当内应。大津城主京极高次已于9月3日叛离西军,并以3千兵力固守城池。至家康抵达美浓时,毛利元康和立花宗茂等人率领的1万5千西军仍在围攻大津城。

德川家康随即举行会议,商议对策。德川家臣大多认为应该等待德川秀忠3万8千的主力到达以后再组织进攻,但是福岛正则等丰臣家臣急于发动决战,恨不得亲手砍死石田三成。家康权衡利弊以后决定不等秀忠的部队到达,而是利用福岛正则等丰臣系大名的军队,以及西军中的内应部队与石田三成决一死战。作为野战达人的德川家康试图将石田三成引出大垣城进行野战。于是家康派忍者散布假情报,声言东军将会绕过大垣城直取大坂。

石田三成唯恐大坂有失,当夜决定于关原集结大军阻截东军西进。两军在兵力上旗鼓相当,但是西军先行赶到战场,占据了有利地形。由于当天早晨大雾弥漫,所以双方布阵完毕后没有马上展开厮杀。早晨7时以后浓雾渐散,天空下起毛毛细雨。东军井伊直政和松平忠吉部队向西军主力宇喜多秀家部队开火,战事一触即发。双方同时于上午8时点起开战的狼烟。战斗过程中,双方一进一退,互有攻守,战况呈胶着状态,西军凭借地形的优势稍占上风。一直到上午11时,战况还是没有太大变化。石田三成下令点起总攻的狼烟,命令西军所有部队向东军发起总攻。但是位于小池村的岛津义弘1500人,位于松尾山的小早川秀秋1万5千人,还有南宫山的毛利军3万人迟迟没有动静。就这样持续到正午12时,德川家康因为战局不明朗而烦躁起来。家康再三派人催促小早川秀秋叛变击溃西军右翼,另一方面石田三成也不断派人发送文书催促小早川秀秋攻击东军左翼。小早川秀秋的立场成为了这场战役的胜负关键。对于小早川秀秋的迟疑不定,家康非常恼火,于是派一支铁炮队向小早川秀秋队开火。没想到这个反常的威吓手段收到了奇效。小早川秀秋队遭受德川军恐吓性攻击后,立刻冲向西军右翼大谷吉继队,途中朽木元纲、小川佑忠及赤座直保等西军部队也跟着小早川秀秋叛变,一齐冲向西军右翼。最终大谷吉继寡不敌众,剖腹自杀,西军右翼崩溃。大谷吉继队的溃灭影响了小西行长和宇喜多秀家队的士气,两队先后陷入混乱,士兵无心再战,纷纷溃散。位于笹尾山的石田三成本队也最终溃灭,重臣岛左近和蒲生乡舍战死。下午4时,关原之战以东军的压倒性胜利而结束。

石田三成威望不足,人缘不好,又不能说服丰臣家共同讨伐德川家康,综合起来说明他起兵的时机尚不成熟,没有足够把握打倒德川家康。三成本身是一个缺乏作战经验的文官,很难在战场上打败身经百战的德川家康。在时机尚不成熟的时候与强敌宣战,这只能是飞蛾扑火。

庆长五年的德川家康已经58岁,而石田三成才40岁。按照当时“人生半百”的自然规律来看,家康已是行将就木之身。三成完全可以不必用战争来打败家康,而让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来战胜家康。德川家康的继承人德川秀忠是一个资质愚钝的庸才,到时候再慢慢削弱德川家也不迟。家康正是看到儿子的资质与自己相差太多,很难完成大业,所以非要在自己有生之年夺取天下。而家康想要夺取天下就必须通过战争来削弱丰臣家的实力,增强德川家的实力。这时候石田三成刚好冒了出来,为家康完成了这个心愿。石田三成一心想要除去德川家康,以保丰臣家安泰,结果却适得其反,反被德川家康利用而大大削弱丰臣家的实力。在庆长二十年(公元1615年)的大坂夏之阵中,德川家康消灭了虚弱的丰臣家,最终结束了战国乱世。

人物轶事

石田三成接受主君丰臣秀吉的托孤,全心全意辅佐秀赖,对德川家康的反叛极端痛恨,最后不顾力量悬殊和家康决一死战。被捕后三成被押到大津,在军营前家康的部将福岛正则看到三成,从马上呵斥道:“你掀起无益之乱,今天落到如此地步有何脸面?”三成回答说:“我武运不好,不能活捉你而感到遗憾。”

临刑前游街的时候,三成口渴想吃茶,转告警卫兵。偏巧此时没有茶,警卫兵说手边有柿饼,如果口渴可以吃。三成说柿饼生痰,所以不吃。警卫兵听了这话便笑道:“即将杀头的人还怕生痰,真滑稽。”于是三成说:“对于你们那样的人当然是对的,但考虑大义的人,即使在杀头的一瞬间还要保重生命,因为他无论如何要设法实现宿愿。”

三成战败后不自杀,最后被活捉,人们从这点说他贪生怕死,这是人们的误解。三成到杀头前始终抱着打倒德川家康的信念,他要抓住一切机会来实现自己的信念,他的生也好死也好都是为了主君。丰臣秀吉死后,三成对家康的态度十分傲慢,当然更谈不到奉承了。某天在大坂城中,三成裹着头巾烤火取暖,因家康就要来到,旁边的浅野长政劝三成取下头巾,三成不肯,被长政取下抛入火中。还有一天,家康和三成一起在大佛殿,三成的手杖不小心落地,家康立即拾起来交给三成,三成连一声道谢也没有。

三成认为对主君的尽责不单在思想方面,在物质方面也要献出一切。从而他很节约,不浪费,佐和山城的居室是板壁的。但是另一方面,他不惜费用重用人才,以150000石的俸禄招聘蒲生乡舍、岛胜猛(也称岛清舆、岛左近)。后来他们成了三成的忠诚家臣,在关原之战中奋战而死。尤其是岛胜猛,他的俸禄接近三成的俸禄的一半,留下君臣同禄的美谈。

三成爱读《源平盛衰记》,在关原之战失败后逃往伊吹山中的时候,一定想到石桥山之战失败而藏身于一枯树中的源赖朝吧。三成认为胜败乃兵家之常,失败不可舍命,应全力逃出战场,以图大事,此乃合乎兵法。

后人评价

石田三成,一直以来是妄臣、傲慢的小人形象,导致家康胜利的最大原因等等。然而近年来,司马辽太郎、小和田哲男、界屋天一的人对其评论的改变了他多年来人们心中的形象。

在历史上谁善谁恶似乎都只有当时的胜利者与统治者说了算,常常为后人产生误导。在关原之战后,德川幕府成立,致力将三成渲染成为一个怀有小人之心的恶人,将千利休的被迫切腹、丰臣秀次的逼杀、丰臣政权后期的衰弱各责任推在了他的身上,造成了人们对他为人的误导。

首先,千利休的切腹与丰臣秀次的被杀全都是丰臣秀吉的意思,真正的谋害人是丰臣秀吉。三成不过是执行人而已。(有点像当年曹操杀伏皇后而世人皆痛骂华歆)。

关原之战是在德川家讨伐上杉家时开始的,东军在一日之内大获全胜。在战初,东军个个胆战心惊小心翼翼的,家康形容有如履薄冰的感觉。结果确实历史的齿轮违背了大多数人的愿望将胜利交给了东军而使西军大败而走。

其中有一种说法是石田三成阻止了岛津丰久夜袭东军大营的方法,错过了胜机而导致了西军的失败。可是,夜袭战献策本身的事实就非常的可疑。即便是事实,当时石田三成也对东军的部署进行了透彻的分析。家康的失败也就是东军的失败,而对于久经沙场的家康来说,夜袭的成功率也就非常的小了。

纵观全局,当时石田三成总领地194000石,加上毛利与岛津的领地,总共只是全日本的十分之二,而家康在当时就占了全日本的十分之五,对比之悬殊是如此的可怜与柔弱,西军的战败也是可想而知的。

丰臣秀长与秀吉的对话中有着“军中有善立功而善求丰厚之俸禄者,不可限制其赏,将吾之俸禄赠与亦可。”的语句。三成有着丰厚的俸禄,在秀吉时代的后期为了报答秀吉的恩惠,拼尽了自己所有的能力为丰臣家奔走作战,鞠躬尽瘁。

初中生作文

聚培训网

单元作文

写作指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