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丝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铜丝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垃圾焚烧争议未消平衡利益考验地方政府智慧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9:03:59 阅读: 来源:铜丝网厂家

垃圾焚烧争议未消 平衡利益考验地方政府智慧

在中国的许多城市,垃圾焚烧厂已经改名为资源热力电厂。改名的原因很明显:为了减轻项目推进将会遭遇的阻挠。

广州市第一资源热力电厂就是一个例子。在最近的两个月内,广州市政府已经组织近万名市民先后参观了这一垃圾焚烧发电厂。

“垃圾围城”已经成为中国许多城市的通病,采用焚烧的方式被认为是当下解决这一问题最直接有效的方法。

但垃圾焚烧争议未消,每一个项目的上马,几乎都会受到来自公众的阻挠。

一面是垃圾围城臭气熏天,一面是对看不见的二口恶英的恐慌,公众、政府、企业该如何选择?

绕不开的二噁英

反对者们握在手中的牌是二口恶英。

这是一种只在高温中产生的有害气体,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已将其列为人类一级致癌物。

环保专家称,日常生活所用的胶袋、PVC(聚氯乙烯)软胶等塑料制品都含有氯,当这些物质燃烧不充分,便会释放出二口恶英,悬浮于空气中,且环境中的二口恶英很难自然降解消除。

对于一个垃圾焚烧厂来说,能否充分燃烧,以及之后的烟气处理是有效控制二口恶英的关键。

在广州万人参观垃圾处理设施的活动中,广州市城管委副书记何镜清向包括《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内的诸多媒体介绍了广州市第一资源热力电厂的运作过程:首先,垃圾进入主坑,放置7天,这样做的目的一是过滤水分,据介绍,滤出水分能占垃圾总量的10%~12%;二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放置,所产生的微生物促使有机垃圾发酵,这都是为了能够更充分燃烧。

垃圾焚烧全程40分钟,共分烘干、燃烧、充分燃烧和燃尽四个环节。广州市第一资源热力电厂二分厂的负责人介绍,焚烧炉的温度保持在850℃以上,再加上风形成的湍流,让垃圾反复充分燃烧,最快只需要两秒钟,就可以使二口恶英完全分解。

“焚烧后产生炉渣15%,飞灰5%,剩下的是烟气,对于烟气的处理十分关键。”该负责人说。

除了二口恶英,垃圾焚烧过程也会产生其他污染物。因此要一步步进行处理,通过脱硝、活性炭喷射、布袋除尘器等步骤,依次去除一氧化氮、重金属颗粒等物质,最终气体达标排放。

中国环境科学学会固废分会委员王煦撰文指出,首先要从源头上减少二口恶英的生成可能,通过垃圾的前期分类、分拣,尽可能地杜绝、减少含氯物质和重金属混入,另外,要对焚烧过程的温度、湍流、时间实现可控,最后要在烟气排放系统中收集去除二口恶英。

成本制衡

理论上说,除去二口恶英,烟气达标排放技术上并非难事。但公众的质疑在于,垃圾焚烧厂是否能够完美执行。

一位在中国承接垃圾焚烧项目的外资企业工作人员曾告诉本报记者,由于国内的垃圾分类做得不好,大量的湿垃圾混入使得垃圾难以充分燃烧,加大了焚烧厂的处理成本。而另一方面,国内垃圾焚烧厂属于市政工程,收入来源一是向公众收取少量的垃圾处理费,主要是靠政府补贴,大多数入不敷出。这种情况之下,偷工减料、不达标就排放的焚烧厂不在少数。

上述二分厂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该厂主要的收益分为两部分:垃圾处理费和电费。该厂的总投资达到10亿元,处理每吨垃圾的建设成本是50万元。

本报记者了解到,各地的垃圾处理收费规则不一,且并非所有地方都收取。一般来说,垃圾处理费都为每月每户5元左右,由物业管理处代收或与水费一起由自来水公司“捆绑”收取。

至于垃圾焚烧发电的量,该负责人说,每年燃烧垃圾2000吨,可以发电约80万度,能够供约6万户家庭一年的使用。除了上述两项收入,炉渣也可以加工成为免烧砖。

“总体能够维持平衡。”该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当然说不上盈利,并且该厂还处在点火试运行期间。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聂永丰在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本月13日举行的垃圾处理媒体见面会上说,从经济规律来看,企业的天性是谋利。发电是大部分垃圾焚烧厂的创收点。发电和去除二口恶英都需要稳定的高温,二者是统一的,不矛盾。需要加强监管的是,垃圾焚烧厂有没有加活性炭,加得够不够、好不好,因为这些对企业来说是另有成本的。

政府“公关”难

相比垃圾填埋占用的大量土地资源、较长的降解时间、高昂的生态恢复成本,垃圾焚烧的确有其优点,比如焚烧后可使垃圾的体积减少80%~90%,每吨生活垃圾焚烧还可产生300~400多度电。

因此,垃圾焚烧近年在我国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

2012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十二五”全国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计划到2015年,要使全国垃圾焚烧处理能力达到无害化处理总能力的35%以上,其中东部地区要达到48%以上,广东省达到56%。

但是公众的疑虑未消,垃圾焚烧之路步履维艰。

2009年,广州番禺垃圾焚烧厂项目因市民反对强烈而搁浅;今年5月,杭州再次因垃圾焚烧发电厂选址,引发民众集体表达诉求。

一场艰难的政府“公关”在各地轰轰烈烈地展开。信息的公开透明以及对公众的合理补偿被认为是解决问题所在。

5月广州一场名为“风险与控制:生活垃圾焚烧公众监督”论坛上,一个环保组织的成员展示了他们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艰难活动,一些地方政府的环保部门对关于垃圾焚烧项目信息的这些申请置之不理,或者只公开局部信息。

有专家建议,垃圾焚烧厂可以设置电子显示屏,当地老百姓可以实时看到“焚烧系统烟气污染物监测数据”,实现对于垃圾焚烧的参与权、监督权和决策权。

以广州市第一资源热力电厂二分厂为例,自2013年6月正式点火试运行以来,这里已经作为广东省环保教育基地接待了超过2万人次参观。这座资源热力电厂还专门安装了透明玻璃和监控摄像头,以便参观者可以看到垃圾运送、堆放、燃烧的全过程。

也有专家认为,反对垃圾焚烧和反对建厂是两回事。建厂需要科学规划,科学选址,尽可能公平公正,给予附近的居民适当的利益反馈。

这方面海外已有一些成功案例。比如,有的向周围居民免费供热;有的提前做预算,建设公园、图书馆,改善居民生活环境;有个垃圾焚烧厂建了150米高的烟囱,在120米处开个旋转咖啡厅,让人们近身体验。

安徽输送带流水线

海口油灯

贵阳二手高低温试验箱

浙江抽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