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丝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铜丝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民土地到底价值几何【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8 13:27:41 阅读: 来源:铜丝网厂家

和其他一些地方的征地纠纷类似,引发湖南省宁远县舜陵镇西郊村村民强烈不满的核心问题恐怕还是征地的补偿标准。在采访期间,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就此问题进行了详细的了解。

双方估价缘何相差近8倍

宁远县国土资源局于2003年10月28日发布的《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明确规定,西郊村被征用菜地的土地补偿费标准是15200元/亩。

县国土资源局局长李之强告诉记者,这是按照有关政策能够采用的最高标准。他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湖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办法》第十八条的规定、《永州市征地拆迁补偿安置办法》有关规定,结合宁远县统计提供的数据。按照西郊村菜地被征用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10倍计算得出土地补偿费的最高标准是每亩15200元。

西郊村村民对宁远县统计局出具的1520元/年的平均产值表示无法接受。西郊村村民委员会2003年3月21日向县政府递交的一份材料中对该村前三年每亩菜地的平均年产值进行了计算,数额为11700元。如果以此基数乘上10倍计算菜地的土地补偿费标准,数额为117000元/亩,是县国土资源局“开价”的7.7倍!

村民代表刘云清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们家有4分承包菜地,加上自留地共有7分地,每年的收入能够达到12000元左右。他指着自己与大儿子一家一起居住的三层楼房和二儿子一家居住的二层楼房对记者说:两幢房子都是靠这些年种菜的收入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如果按照县统计局每亩菜地年收入1520元的说法,他家7分菜地每年收入不到1100元。“如果靠这么点收入,我们别说建房子了,就是维持生活也困难啊。”

他说:西郊村种菜种得好的农户,每年的亩产值接近20000元,种得差的每亩收入也接近10000元。所以即便是11700元/亩的平均年产值,也是一个相对较低的数字。

75岁的杨运宏是村里公认的种菜能手,他向记者出示了1995年的《农家历》,上面记载着他那一年卖菜的流水账:8分多菜地一年的收入超过了9000元。他对记者说:那时候的蔬菜比这几年可便宜多了。

随后,记者走访了宁远县统计局。该局办公室负责人告诉记者,每亩1520元的平均产值是根据该县前三年的农业报表汇总计算出来的。“由于西郊村紧邻县城,我们在计算的时候还作了提高。”她强调说。

宁远县人民政府县长李光富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就靠这么一点菜地,你们怎么可能养活自己?种金子还差不多!”

谁为失地农民的贫困负责

湖南省国土资源厅信访室主任吴美华先后于2003年6月16日、7月9日两次接待了西郊村村民代表的信访,并且于2004年3月4日和厅法规处副处长张皓一起赴宁远参与协调解释工作。

2004年5月13日,吴主任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西郊村征地之后,村民的生活的确存在具体问题,很多村民担心土地被征用之后生活问题没有办法解决。

李光富县长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此问题进行了解释。他说:考虑到西郊村的征地补偿金总量比较小,县委县政府特意决定为每位村民安排宽1米、纵深12米的商业店面用地,并且允许他们转让,或者由县政府提供担保申请银行贷款建房。

舜陵镇人大主席团主席黄坤告诉记者,西郊村农户一般是每户4口人,按照县里的政策,每家可以建造占地48平方米的三层临街楼房,建设成本大约是4万元,而西郊村一带现在已经是县城的中心区域,目前这样面积的临街房屋年租金最低有6000元。村民只要7年左右时间就能收回成本。

另外,宁远县政府还向村民承诺:由于西郊村土地已经被完全征用,将为该村全体村民申报城镇户口,待上级批复正式转户5年之后,凡是生活困难达到低保条件的一律进入国家政策性低保范围。

李光富不止一次地对记者强调:“我们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对此,村民的观点却显得截然相反。

记者在采访中接触到的村民几乎异口同声地说:政府给安排的店面用地实在是太偏僻,几乎没有什么商用价值。他们要求将店面用地调整到位置相对较好的泠江河北岸,朝向规划中的文化广场。

宁远县国土资源局局长李之强接受采访时承认:“店面的地理位置的确不太好。”宁远县政府助理调研员、宁远县九疑文化商业广场建设指挥部负责人之一李光明明确表示:“怎么可能给他们那么好的地段呢?他们是狮子大开口。”宁远县农业局副局长李剑飞向记者谈到这个问题时说道:“如果把好的地段安置给农民,来开发的房地产老板恐怕就不答应了。”

说到低保的问题,西郊村村委会主任欧阳杰云对记者说:目前宁远县城镇低保户每月最高的补助是100多元,低的只有10多元,而且并不是所有符合条件的低保户都能享受到。“县里征地的时候一开始说建设文化广场,后来变成了搞房地产。现在又跟我们说五年后享受低保,大家普遍感觉到靠不住。”

吴美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透露,当时西郊村有村民提出质问:党中央让我们奔小康,现在县里征用了我们的土地却要让我们吃低保?!

农民何时才有谈判权

宁远县农业局副局长李剑飞接受记者采访时道出了政府的“难处”:如果政府在西郊村征地补偿的问题把标准定的太高,担心会引发连锁反应——不仅以后征地成本会大大增加,而且以前被征用土地的农户也可能提出增加补偿的要求。

湖南省国土资源厅助理巡视员、执法局局长钟质明对记者说:征地、拆迁问题受到了政府的高度重视。现在一些地方在征地、拆迁过程中纠纷较多,根本的矛盾还是群众得到的补偿太少。“但是目前也没有一个很好的办法来解决。”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党国英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我国现行的土地征用程序显然是不合理的。现在土地征用是政府行为——土地一经征用,即变为国家的土地,然后由国家将它划拨或出售给土地的开发商或使用者。农民与土地的最终使用者之间没有直接的交易。这种做法使得农民以及他们所组成的“集体”不能与土地的最终使用者直接进行交易,便一开始就剥夺了农民的交易权,使交易有了不公正的性质。

他说,这种不公正的交易剥夺了农民的合法利益,而政府官员则能够通过倒卖土地促进城市建设,取得政绩;开发商则能够通过开发建设获取巨大的级差地租。至于农民,只不过得到了巨大的土地收益的一个零头。

他认为,合理的做法是让农民与土地的最终使用者直接进行交易,政府或土地管理机构只是作为中间人。“一定要解决目前征地程序不公正的问题。否则农民的合法权益是无法得到保障的。”

五金知识称重传感器简介滤芯

天津90条渔船获中韩渔业协议水域捕捞资格曹璐

新能源车战略成为车企必选项泥鳅养殖

易鹏发展人工智能需要做好哪些工作电声喇叭

相关阅读